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茹果的博客

夜,落下了帷幕时,回忆便涌上心头。

 
 
 

日志

 
 
关于我

1975.12从南昌下放到鲤鱼洲九团13连, 78.4调到营部当老师 79.7考入南昌师范学校 1988.2调入上海当老师 1996.—1999毕业于上海华师大文史专业 2012.2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第一次到鲤鱼洲  

2013-04-20 14:5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段时间,从上海电视台的《上海故事》中看到了知青大返城,我倒想起了我第一次来到鲤鱼洲的情景。

那是1975年的8月的一天,我正好高中毕业放暑假。那时,我认为这一年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暑假。于是在我和同学下放之前,决定好好地玩一玩。我随便打理了一下,拎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我哥哥下放的地方——鲤鱼洲农场。

第一次一个人出门,真像飞出笼子的欢快的小鸟。我坐在去鲤鱼洲的长途汽车上,想象着鲤鱼洲的美好景象:有清清的小溪,绿油油的农田,穿着军装的军垦战士,在一排排的营房里出入。当汽车驶进了去鲤鱼洲的大堤上的时候,看见水面波光粼粼,真有一种诗情画意的感觉。正当我想入非非的时候,汽车戛然而止。鲤鱼洲到了。当我从汽车下来后,展现在我眼前的是零星的几座楼房和一些矮平房,穿着和城里人不一样的不知是农民还是军垦战士。我一路打听去三营的路。只记得在稍宽点的机耕路上走着,路面高低不平,深一脚、浅一脚的,两边没有遮阳的树阴,大地炙烤着双脚。8月的天,太阳像火一样,我走着走着,只觉得脸上直冒汗,口干舌燥,一路没有人影,更没有我想象中的商店。按照别人指的路,沿着机耕道径直走就行了。我马不停蹄,想赶快来到营部。走着走着不时地回头望望,只见一片尘土飞扬,还没走到三营,脚上穿的凉鞋已经分辨不出是什么颜色了,只有一层厚厚的黄土……

我好不容易到了三营营部,从来没走过那么长的路,长的好像周游了世界一样,这样说当然太夸张了。的确我感觉很累了,大概是下午三、四点的样子,房屋外面没有一个人。好不容易打听到我哥哥,有的说好像是出车了(他是开拖拉机的),又有的说好像这几天没看到他到食堂买饭。我着急了,连忙找到他的宿舍,推开门一看,我傻了眼——我哥哥一人躺在床上,腿还不停地抽筋。我一摸他的额头,烫得吓人。我急了,初来咋到,人生地不熟的,可人命关天了,那不是别人,是我的亲哥哥。我连忙跑出门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原来一脸书生气全无了。我站在营部的那口水井前面大声叫嚷:“营部的人都哪去了?这里有人病得那么厉害,怎么没人管?都快要死人了……”就这样我不停地叫喊着,叫声是那样的响亮,叫声又是那样的凄惨,叫声又是那样的想得到帮助。这时总算出来了一个人,她自我介绍说是营部的妇女主任,(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妇女主任王德安),我当时就用责备的语气大声呵斥她:“营部这么一个严重的病人,你们都不知道?”听到了我的质问,她仿佛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连忙跟着我来到了我哥哥的寝室。她一看到此景,大吃一惊,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嘴里不停地说:“这可怎么办?”我一听,既着急又生气地说:“什么怎么办,赶快送医院!”说来也巧,我也不记得是谁的拖拉机正好回来,司机连一口水都没来得及喝,二话不说,开着拖拉机把我哥送到了团部医院。现在想想不知是我到鲤鱼洲的巧合,还是拖拉机回来的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哥哥就这样在团部医院住下了,白天我在医院照顾我哥。记得他当时吊针一直高烧不退,那时我才18岁,也没什么生活经验,只知道吃西瓜可以退烧。我来到团部,想买个西瓜,可这么个大热天,路上别说卖西瓜的,就连一块西瓜皮都看不见。我无奈,只好到团部商店买了两瓶水果罐头。就这样一口一口喂着我哥,看见他能吃点东西了,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晚上回来就和王德安住在一起。在和她的交谈中发现她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后来我还有点后悔下午的一点冲动。从中了解了不少鲤鱼洲人的生活情况,尤其是我哥,他们这些拖拉机手,虽说不用下田干活,可农闲的时候要跑跑运输,农忙不是耕田就是打禾,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吃饭、睡觉都没有固定的时间。而我哥又是那种不善言语的,只知道闷头做事的人,怪不得他生病了也没人知道。可我哥在信中写的可不是这样。

就这样我哥在医院住了三天,病痊愈了,回到了营部。这可是我第一次照顾自己的亲人,也算是一次伟大的创举吧。在家我可是最小,事事处处都是哥哥姐姐照顾我,从来没感受过照顾人,尤其是病人是一种责任。看着我哥康复了,我如释负重,虽说有一种成就感,可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我不知道第一次来到鲤鱼洲,所见所闻都不是我哥信中所说的花好、稻好。我带着一种疑惑、一种感慨、一种伤感和惆怅乘坐在回家的途中,原本我和同学一起在离家很近的地方插队又很快就能抽调回城的美好的愿望、一种美妙的幻想似乎在慢慢地消失、慢慢地磨灭…..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