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茹果的博客

夜,落下了帷幕时,回忆便涌上心头。

 
 
 

日志

 
 
关于我

1975.12从南昌下放到鲤鱼洲九团13连, 78.4调到营部当老师 79.7考入南昌师范学校 1988.2调入上海当老师 1996.—1999毕业于上海华师大文史专业 2012.2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读七妹的《怀念连队的那口井》想到的……  

2012-08-08 09:0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七妹的《怀念连队的那口井》想到的…… - 茹果 - 茹果的博客
 

        记得我75年下放到鲤鱼洲的那年,正值隆冬,没赶上挑大堤的队伍,留在连队,每天跟着龚排长看看禾垛,还觉得蛮轻松的。最苦恼的就是上井台洗衣服。

       那天,连队显得很清静,我独子来到井边洗衣服。 那口老井就在食堂的门口。 井口不大,有一道道的绳子拉过的印痕,井圈被磨得发亮,一定是有很多年头了。井台方方正正的,有点倾斜,稍不小心还会滑倒。我端着脸盆,小心翼翼地伸头向井底望去,水面像一面镜子,把我的人影照得清清楚楚。我对着井面仔细端详着:梳着两个翘翘的一把抓的辫子,一脸书生气里透着娇气。正当我孤芳自赏的时候,只见一个老农拿着水桶一下子把水桶扎进井里,原本镜子似的水面被打破了,接着他熟练地提着绳子,三下两下一桶水就上来了。这时我才想起我是来洗衣服的。

        我也学着刚才那位老农打水的样子,把水桶往井里一扔,不知怎的,水桶静静地躺在水面上,无论我怎么晃动绳子,它还是无动于衷,好像故意和我作对似的。这时,不知是谁接过我的绳子,轻轻一晃,水桶好像认人似的,一个鲤鱼翻身,不一会井水淹没了水桶,那人也很轻松地就把一桶水提上来了。我不好意思地朝那人笑了笑,算是谢谢吧。尽管我学的动作很像,但每次只能提半桶水,记得那次洗几件衣服,比干一天的活还要累。

        后来我注意观察过那口老井。它承担着我们连队十来户老农,还有我们几百号知青 日常生活用水的重任。在我的记忆里,它没有枯竭过。到了汛期的时候,有时井水还会溢出井面。炎热的夏天,我们出工之前,都会在井边打一桶水大口大口地痛饮,下午炊事班的同志总会挑上一担井水,带上馒头来慰劳我们。那时我们在田里干活,腰酸背疼、口干舌燥的时候,喝上几口井水,那才叫“冰冰凉,透心凉,农夫山泉有点甜呢!”顿时精神倍增。在寒冷的冬天,我冷得没地方捂手,就干脆打一桶井水,手往水里一伸,还真有点泡温泉的感觉呢。那口井,无论是春夏秋冬,都静静地躺在那,任你享用,日夜陪伴着我们的生活。

        太阳渐渐落下,美丽的晚霞点染了那蔚蓝色的天空 ,它的色彩真是多种多样呀这时我们基本上都收工了。井台在夕阳的照耀下就像镀了一层亮闪闪的黄金这时收工的老农有挑水回家做饭的、打水洗衣的;妇女们边洗边聊天,男人们侃侃大山。知青们提水冲脚的,拎水畅饮的;最 令人感到羞涩的是, 劳动了一天的男女青年在这打情骂俏的。男生不怕一天田间的劳累,任劳任怨地帮着自己喜欢的人打水,向自己喜欢的人献殷勤。那一桶桶拎上来的哪是水,分明就是一束束无形的玫瑰花,把自己的爱不停地倾吐着。记得那时我哥哥(当时他在三营开拖拉机)为了不让别人帮我打水的机会,硬是把我要洗的大件都拿到营部去洗了。现在想想会偷偷地“扑哧”一笑呢!

        有一次“双抢”结束了,我们有几天假可以休息了。家住南昌的知青就急着回家。可是我一看我的小腿全都是黄黄的一层,我当时还是个18岁的大姑娘,回家怎么穿裙子呀?我就在那口老井边,打了一桶又一桶的水,在腿上刮了又刮,洗了又洗,冲了又冲,好不容易才把那厚厚一层的“红花草”洗掉。

    井在我的记忆中结下了挥之不去的情结,我常常会想起它。所以当我读完了七妹的《怀念连队的那口井》后,就情不自禁一口气写下了几笔。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