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茹果的博客

夜,落下了帷幕时,回忆便涌上心头。

 
 
 

日志

 
 
关于我

1975.12从南昌下放到鲤鱼洲九团13连, 78.4调到营部当老师 79.7考入南昌师范学校 1988.2调入上海当老师 1996.—1999毕业于上海华师大文史专业 2012.2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歌声飞扬的十三连  

2012-07-21 16:56: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歌声飞扬的十三连 - 茹果 - 茹果的博客 

在鲤鱼洲的日子里,虽说日子苦了点,但我们这些知青总能在苦中作乐。我们连队爱唱歌的人很多,有擅长民歌的龚金妹(小龙女)、吴楣靑,有美声唱法的胡兹芬,还有流行唱法的林南生“浪子”、葛来发(至今还没联系上)、魏建兰(左照片)等。清晨起来有练嗓子的,晚饭后有自娱自乐的。就连出工和收工也是用歌声来传递。我就是在这快乐的歌声中忘记了什么是苦,知道了什么叫乐。

      记得我的班长是许金根,他也特别爱唱歌,就是歌声有点抖,就是带颤音的那种。我们从不叫他名字,都叫他“抖音”。他也从来不生我们的气。我们最害怕他早饭后唱歌,因为这是即将出工的信号。他能从“东宫”一直抖到我们前排女士宿舍。我们一看到他就会毫不客气地说:“你这个抖音能不能不发出来,或者晚点发出来?”他听了总是莫名其妙地看看我们,但他会抖得更响。没办法,谁叫他是班长呢?我们毫不情愿地扛着工具和他一起往大田走去。直到我们干活觉得腰也直不起的时候,就会俏皮地对班长说:“抖音,你赶快唱吧。我们喜欢听你的歌声。” 他非常得意,这时就会直起腰放声歌唱,尽管他这时抖得更厉害了,我们还是笑嘻嘻地说:“唱得真好!”结果他发现身后的人都往宿舍跑。他连忙停住歌唱说:“还没到收工的时候呢。”我们一边走,一边说:“你的歌声就是命令,这时是收工的歌声。”他听了无奈地笑了笑,只好跟我们一起回去了。

    从这以后,他在快收工的时候不敢随便唱歌了。但一旦唱了,肯定是叫我们收工了。这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矩。

 歌声飞扬的十三连 - 茹果 - 茹果的博客   “小龙女”(右照片)后来调到营部小分队去了。早饭后,她的歌声能从营部传到我们十三连。那真叫一种享受。《请茶歌》、《九九艳阳天》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听到这歌声时,也说明我们一天的劳动就要开始了。到了晚上,胡兹芬特别爱干净,等她全部洗漱好后,就能听到她的甜美歌声,而且是美声的,这不,一唱就唱到美国去了。然后就是吴楣靑的清脆的歌喉。紧接着就是一阵由“浪子”和葛来发的重唱,什么《草原之夜》、《一剪梅》啊,真是歌声不断,此起彼伏。要不是这些69届的知青遇上插队,准不定他们就是某音乐学院的高才生呢。

  其实歌声中反应出这些风华正茂的青年人的无限活力和美好的憧憬。只要乐在其中,就没有乐音与噪音之分了。就是这样的歌声伴随着我们度过那个难忘的岁月。

   这次南昌聚会,我又遇见了“小龙女”,她不仅歌声依旧甜润,风采还是那么光彩照人。我还有幸和“浪子”合了一首《心雨》呢!尽管我唱得不好,可我还是要唱出我们相聚的快乐。让十三连的歌声永远飞扬。

照片说明:2012.5.22和魏建兰、“小龙女”南昌小聚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